郑恺:谈恋爱小作怡情 袁姗姗需要更作一点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11 01:13


  采访者:王磊

  受访者:郑恺


  现实题材情感剧《国民大生活》于10月9日晚在东方卫视首播,该剧制作班底集合编剧王丽萍、导演夏晓昀和主演郑恺、袁姗姗、朱孝天、刘佳、鲍晓、黎一墨等。


  近日,记者独家专访了饰演北京小爷的郑恺。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郑恺在剧中却说出一口“京片子”。


  在北京生活多年,生活似乎也磨掉了郑恺身上许多的本土印记,现在说起自己是哪里人郑恺也有了困惑。


  “我有时候会有一些恍惚,我会问自己到底算是哪里的人。我是一个地道的上海人,但是我回到上海之后发现我跟身边的上海人又不一样。我对上海的那种陌生感,有时候会像一个外地人到上海来,但是在外地人面前我是一个很纯正的上海人,我又会给大家介绍上海。北京就是我工作的地方。”郑恺还害羞地坦言,虽然生活中的自己自立坚强,但偶尔也会撒娇,觉得“小作怡情”。


  谈角色“万金油”饰演北京爷们戏中说起“京片子”


  记者:《国民大生活》中饰演一个什么角色?


  郑恺:这次和王丽萍老师合作,她对“双城生活”这样的戏非常擅长,很有幸在这样一部戏里扮演这样一个北京男人的角色。


  记者:饰演一个北京爷们在表演上需要注意什么?


  郑恺:表演上就是台词要注意,因为这个戏组里全都是上海人,又在上海拍,我很容易被带跑了,所以我要坚持去说北京话。其实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,我是一个万金油,我跟广东人说话说着说着就是广东话,跟北京人说话就是北京爷们。


  记者:你觉得北京人和上海人生活方面最大的不同是什么?


  郑恺:这两个城市的人,北京人和上海人其实在我印象当中都是不错的,因为不管是从事业还是从生活节奏,还是从大家的审美,接触到的都类似,所以反而是北京人和上海人之间比较容易沟通,因为我觉得环境差不多。


  记者:双城记主要是这部剧的主线,你自己也生活在两个城市,你怎么感受双城记?


  郑恺:我是上海出生,上海长大,然后大学毕业去北京,在北京也过了将近七八年的时间,所以基本上在双城,而且又都是一线城市,生活压力还是挺大的,很多东西你要准备双份,当然女朋友不要。


  所以我有时候会有一些恍惚,就是我会问自己我到底算是哪里的人,我是一个地道的上海人,但是我回到上海之后发现我跟我身边的上海人又不一样,我对上海的那种陌生感,有时候会像一个外地人到上海来,但是在外地人面前我是一个很纯正的上海人,我又会给大家介绍上海。北京就是我工作的地方,有很多工作上的朋友。


  谈异地恋要信任 恋爱可小作怡情

  记者:提及双城记就不得不提“异地恋”,这种情况在你身边有这样的例子吗?


  郑恺:我觉得这种情况现在挺普遍的,随着国家的发展,交通也越来越方便,很多人会觉得分隔两地不像以前那么难,通讯、沟通都比以前方便,比起以前更好一些,当然双城异地一定会有障碍。


  记者:这次拍戏的过程有没有一些拍到的桥段,让你想起朋友说的异地恋的故事?


  郑恺:如果说双城异地恋爱的问题,最大的就是信任,两个人如果信任,你在美国可能也没事,如果不信任,上海和苏州都有事。这个戏为什么叫《国民大生活》呢,这可能就是国民大家的普遍生活,我们讨论的也是这样的现状,在这样的现状人们怎么去解决彼此的信任危机,或者是怎么样让两个人的感情变得更好,而不是更多的猜测怀疑。


  记者:你和袁姗姗在人物线上怎么发展?


  郑恺:戏里的王舒望会放弃在北京开的小店,来到上海跟女朋友在一起,到上海创业,戏里会有这样的桥段。


  记者:袁姗姗饰演上海小女人,因为你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,你给她有什么样的建议吗?


  郑恺:其实她有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挺干练的,因为她是湖北人,湖北人性格比较刚烈,吃辣。有时候我们会交流你要更柔软一些,更作一些。


  记者:怎么作才合适?


  郑恺:“作”这是女人的天性,只不过是大小的问题。


  记者:哪种作是你能够接受的,小作是指哪种小作,会让你觉得其实是甜蜜的?


  郑恺:撒娇可以接受。


  记者:你会撒娇吗?


  郑恺:偶尔也会,但是我的性格还是比较自立坚强,不太喜欢麻烦别人。


  谈转型投资首先会考虑自己的作品

  记者:刚刚有提到投资,是不是开始有做这方面的尝试?


  郑恺:对,因为自己比较清楚这个戏的情况,所以比较好把控这个质量,所以如果涉及投资领域的话,首先考虑自己参与的作品。


  记者:你是投资人的身份,会有不一样的工作参与?


  郑恺:也不会太多干涉在剧组工作方面的事务,因为当演员这么多年,最清晰的一点就是要干好本职工作,其实有一些别的事务我也会交给同事去做,自己就是专心演好戏就好了。


  记者:有转型做制片人或导演的打算?


  郑恺:现在这个阶段,我也已经潜移默化、渗透式地在各种项目的宣传中加入了很多制片人思维,包括怎么去宣传它,包括不同的手段,不同的衍生产品的植入。这个戏的衍生产品都是我来做的,包括去魏晨的演唱会,把自己扮成恺布斯,这些都是为电影做的演员之外的努力。


  记者:对自己的定位也不会再只是一个演员了?


  郑恺:对,自己的定位肯定不是只是一个演员,未来你会看到我做很多事情,创业,科技、APP、投资行业都会有,这个时代,演员如果有这份心,借助你的名气和影响力,去实现你想完成的梦想。


  记者:这份商业抱负跟早年拍多了广告有关系吗?


  郑恺:拍广告那会我特别想开广告公司,我觉得中国的广告业应该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拍出好莱坞大片式的广告。但是听说这个广告业也很难做,所以迟迟没下手。但是现在有涉足,游戏、软件开发,涉及“互联网+”的许多东西。


  记者:但你现在还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演员,是不是那个舞台已经太小了?


  郑恺:我学的就是表演,当然个人对舞台还是很留恋,也许未来会有机会还想回去演话剧,近期确实没有计划。


  (编辑:夏木)
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扫描浏览
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